客服中心
唐詩 宋詞 元曲 近代詩 文言文 寫景的古詩 論語 詩經 孫子兵法 愛國的詩句 李白 杜甫
當前位置:查字典>>文言文>>莊子外物

莊子外物

外 物

【題解】
“外物”是篇首的兩個字,用來作爲篇名。全文內容依舊很雜,但多數文字在于討論養生處世,倡導順應,反對矯飾,反對有所操持,從而做到虛己而忘言。
全文大體分爲九個部分。第一部分至“于是乎有僓然而道盡”,說明外在事物不可能有個定准,指出世俗人追逐于利害得失之間,到頭來只會精神崩潰玄理喪盡。第二部分至“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寫莊周家貧前往借貸的故事,借以說明順應自然、依其本性的必要。第三部分至“其不可與經于世亦遠矣”,借任公子釣大魚的故事,諷刺眼光短淺好發議論的淺薄之士,比喻治理世事的人必須立志有所大成。第四部分至“無傷口中珠”,諷刺儒家表面倡導詩、禮,暗裏卻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第五部分至“奈何哉其載焉終矜爾”,寫老萊子對孔丘的訓示,指出“與其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而閉其譽”,倡導順應便能每事成功的主張。第六部分至“與能言者處也”,借神龜被殺的故事,說明“知有所困,神有所不及”的道理,因而只得一切順其自然。第七部分至“然則無用之爲用也亦明矣”,通過莊子和惠子的對話,指出“無用之爲用”的道理。第八部分至“亦神者不勝”,討論修生養性,批評了馳世逐物的處世態度,提倡“遊于世而不僻”、“順人而不失己”的生活旨趣,而真正要做到這一點中心又在于內心要“空虛”,因爲“空虛”就能容物,“空虛”就能順應。余下爲第九部分,進一步闡明順應自然的觀點,反對矯飾,反對有所操持,希望能做到遺物而忘我,最終進入到“得意而忘言”的境界。

【原文】
外物不可必(1),故龍逢誅(2),比幹戮(3),箕子狂(4),惡來死(5),桀纣亡。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6),故伍員流于江(7),苌弘死于蜀(8),藏其血三年而化爲碧。人親莫不欲其子之孝,而孝未必愛(9),故孝己憂而曾參悲(10)。木與木相摩而然(11),金與火相守則流(12)。陰陽錯行(13),則天地大絯(14),于是乎有雷有霆,水中有火(15),乃焚大槐。有甚憂兩陷而無所逃(16),螴蜳不得成(17),心若縣于天地之間(18),慰昬沈屯(19),利害相摩,生火甚多(20);衆人焚和(21),月固不勝火(22),于是乎有僓然而道盡(23)。
【譯文】
外在事物不可能有個定准,所以忠良之士關龍逢被斬殺,比幹遭殺害,箕子被迫裝瘋,而谀臣惡來同樣不能免于一死,暴君夏桀和殷纣也同樣身毀國亡。國君無不希望他的臣子效忠于己,可是竭盡忠心未必能夠取得信任,所以伍子胥被賜死而且飄屍江中,苌弘被流放西蜀而死,西蜀人珍藏他的血液三年後竟化作碧玉。做父母的無不希望子女孝順,可是竭盡孝心未必能夠受到憐愛,所以孝己愁苦而死、曾參悲切一生。木與木相互摩擦就會燃燒,金屬跟火相互厮守就會熔化。陰與陽錯亂不順,天與地都會大受驚駭,于是雷聲隆隆,雷雨中夾著閃電,甚至燒毀高大的樹木。心存憂喜而且在這兩種心境中越陷越深就會沒有辦法逃避,小心翼翼、恐懼不安而又一無所成,內心像高懸在天地之間,憂郁沉悶,利害得失在心中碰撞,于是內心煩亂焦躁萬分;世俗人內熱如火燒毀了中和之氣,清虛淡泊的心境抑制不住內心如火的焦慮,于是便精神頹然玄理蕩然無存。

【原文】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于監河侯(1)。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2),將貸子三百金(3),可乎?”莊周忿然作色曰(4):“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5)。周顧視車轍中(6),有鲋魚焉(7)。周問之曰:‘鲋魚來(8)!子何爲者邪?’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9)。君豈有鬥升之水而活我哉(10)?’周曰:‘諾。我且南遊吳越之王(11),激西江之水而迎子(12),可乎?’鲋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13),我無所處。吾得鬥升之水然活耳(14),君乃言此(15),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16)!’”
【譯文】
莊周家境貧寒,于是向監河侯借糧。監河侯說:“行,我即將收取封邑之地的稅金,打算借給你三百金,好嗎?”莊周聽了臉色驟變忿忿地說:“我昨天來的時候,有誰在半道上呼喚我。我回頭看看路上車輪輾過的小坑窪處,有條鲫魚在那裏掙紮。我問它:‘鲫魚,你幹什麽呢?’鲫魚回答:‘我是東海水族中的一員。你也許能用鬥升之水使我活下來吧。’我對它說:‘行啊,我將到南方去遊說吳王越王,引發西江之水來迎候你,可以嗎?’鲫魚變了臉色生氣地說:‘我失去我經常生活的環境,沒有安身之處。眼下我能得到鬥升那樣多的水就活下來了,而你竟說出這樣的話,還不如早點到幹魚店裏找我!’”

【原文】
任公子爲大鉤巨缁(1),五十犗以爲餌(2),蹲乎會稽(3),投竿東海,旦旦而釣(4),期年不得魚(5)。已而大魚食之(6),牽巨鉤,錎沒而下(7),鹜揚而奮鬐(8),白波如山,海水震蕩,聲侔鬼神(9),憚赫千裏(10)。任公得若魚(11),離而臘之(12),自制河以東(13),蒼梧已北(14),莫不厭若魚者(15)。已而後世辁才諷說之徒(16),皆驚而相告也。夫揭竿累(17),趣灌渎(18),守鲵鲋(19),其于得大魚難矣。飾小說以幹縣令(20),其于大達亦遠矣(21),是以未嘗聞任氏之風俗(22),其不可與經于世亦遠矣(23)。
【譯文】
任國公子做了個大魚鈎系上粗大的黑繩,用五十頭牛牲做釣餌,蹲在會稽山上,把釣竿投向東海,每天都這樣釣魚,整整一年一條魚也沒釣到。不久大魚食吞魚餌,牽著巨大的釣鈎,急速沉沒海底,又迅急地揚起脊背騰身而起,掀起如山的白浪,海水劇烈震蕩,吼聲猶如鬼神,震驚千裏之外。任公子釣得這樣一條大魚,將它剖開制成魚幹,從浙江以東,到蒼梧以北,沒有誰不飽飽地吃上這條魚的。這以後那些淺薄之人和喜好品評議論之士,都大爲吃驚奔走相告。他們舉著釣竿絲繩,奔跑在山溝小渠旁,守候小魚上鈎,至于想得到大魚那就很難很難了。修飾淺薄的言辭以求得高高的美名,對于達到通曉大道的境界來說距離也就很遠很遠了,因此說不曾了解過任公子有所大成的志趣,恐怕也不可以說是善于治理天下,而且其間的差距也是很遠很遠了。

【原文】
儒以詩禮發冢(1),大儒胪傳曰(2):“東方作矣(3),事之何若(4)?”小儒曰:“未解裙襦(5),口中有珠。詩固有之曰(6):‘青青之麥,生于陵陂(7)。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爲(8)!’”“接其鬓(9),壓其(10),儒以金椎控其頤(11),徐別其頰(12),無傷口中珠!”
【譯文】
儒生表面運用詩、書而暗地裏卻在盜墓。大儒在上面向下傳話:“太陽快升起來了,事情進行得怎麽樣?”小儒說:“下裙和內衣還未解開,口中還含著珠子。古詩上就有這樣的詩句:‘青青的麥苗,長在山坡上。生前不願周濟別人,死了怎麽還含著珠子!’”大儒說:“擠壓他的兩鬓,按著他的胡須,你再用錘子敲打他的下巴,慢慢地分開他的兩頰,不要損壞了口中的珠子!”

【原文】
老萊子之弟子出薪(1),遇仲尼,反以告(2),曰:“有人于彼,修上而趨下(3),末偻而後耳(4),視若營四海(5),不知其誰氏之子。”老萊子曰:“是丘也(6)。召而來。”仲尼至。曰:“丘!去汝躬矜與汝容知(7),斯爲君子矣(8)。”仲尼揖而退,蹙然改容而問曰(9):“業可得進乎(10)?”老萊子曰:“夫不忍一世之傷而骜萬世之患(11),抑固窭邪(12),亡其略弗及邪(13)?惠以歡爲骜(14),終身之醜,中民之行進焉耳(15),相引以名(16),相結以隱(17)。與其譽堯而非桀(18),不如兩忘而閉其所譽(19)。反無非傷也(20),動無非邪也(21)。聖人躊躇以興事(22),以每成功(23),奈何哉其載焉終矜爾(24)!”
【譯文】
老萊子的弟子出外打柴,遇上了孔丘,打柴歸來告訴給老萊子,說:“有個人在那裏,上身長下身短,伸頸曲背而且兩耳後貼,眼光敏銳周遍四方,不知道他是姓什麽的人。”老萊子說:“這個人一定是孔丘。快去叫他來見我。”孔丘來了,老萊子說:“孔丘,去掉你儀態上的矜持和容顔上的睿智之態,那就可以成爲君子了。”孔丘聽了後謙恭地作揖而退,面容頓改心悸不安地問道:“我所追求的仁義之學可以修進並爲世人所用嗎?”老萊子說:“不忍心一世的損傷卻會留下使後世奔波不息的禍患,你是本來就孤陋蔽塞,還是才智趕不上呢?布施恩惠以博取歡心並因此自命不凡,這是終身的醜惡,是庸人的行爲罷了,這樣的人總是用名聲來相互招引,用私利來相互勾結。與其稱贊唐堯非議夏桀,不如兩種情況都能遺忘而且堵住一切稱譽。背逆事理與物性定會受到損傷,心性被攪亂就會邪念頓起。聖哲的人順應事理穩妥行事,因而總是事成功就。你執意推行仁義而且以此自矜又將會怎麽樣呢?”

【原文】
宋元君夜半而夢人被發窺阿門(1),曰:“予自宰路之淵(2),予爲清江使河伯之所(3),漁者余且得予(4)。”元君覺,使人占之,曰:“此神龜也。”君曰:“漁者有余且乎?”左右曰:“有。”君曰:“令余且會朝(5)。”明口,余且朝。君曰:“漁何得?”對曰:“且之網得白龜焉,其圓五尺,”君曰:“獻若之龜。”龜至,君再欲殺之,再欲活之,心疑,蔔之,曰:“殺龜以蔔吉(6)。”乃刳龜(7),七十二鑽而無遺(8)。仲尼曰:“神龜能見夢于元君(9),而不能避余且之網;知能七十二鑽而無遺,不能避刳腸之患。如是,則知有所困,神有所不及也。雖有至知,萬人謀之(10)。魚不畏網而畏鹈鹕(11)。去小知而大知明,去善而自善矣(12)。嬰兒生無石師而能言(13),與能言者處也。”
【譯文】
宋元君半夜裏夢見有人披散著頭發在側門旁窺視,說:“我來自名叫宰路的深淵,我作爲清江的使者出使河伯的居所,漁夫余且捕捉了我。”宋元君醒來,派人占蔔,說:“這是一只神龜。”宋元君問:“漁夫有名叫余且的嗎?”左右侍臣回答:“有。”宋元君說:“叫余且來朝見我。”第二天,余且來朝。宋元君問:“你捕撈到了什麽?”余且回答:“我的網捕捉到一只白龜,周長五尺。”宋元君說:“獻出你捕獲的白龜”。白龜送到,宋元君一會兒想殺到,一會兒又想養起來,心理正犯疑惑,蔔問吉凶,說:“殺掉白龜用來占蔔,一定大吉。”于是把白龜剖開挖空,用龜板占蔔數十次推斷起來也沒有一點失誤。孔子知道後說:“神龜能顯夢給宋元君,卻不能避開余且的魚網;才智能占蔔數十次也沒有一點失誤,卻不能逃脫剖腹挖腸禍患。如此說來,才智也有困窘的時候,神靈也有考慮不到的地方。即使存在最高超的智慧,也匹敵不了萬人的謀算。魚兒即使不畏懼魚網卻也會害怕鹈鹕。摒棄小聰明方才顯示大智慧,除去矯飾的善行方才能使自己真正回到自然的善性。嬰兒生下地來沒有高明的老師指教也能學會說話,只因爲跟會說話的人自然相處。”

【原文】
惠子謂莊子曰:“子言無用。”莊子曰:“知無用而始可與言用矣。天地非不廣且大也(1),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則廁足而墊之(2),致黃泉(3),人尚有用乎?”惠子曰:“無用。”莊子曰:“然則無用之爲用也亦明矣。”
【譯文】
惠子對莊子說:“你的言論沒有用處。”莊子說:“懂得沒有用處方才能夠跟他談論有用。大地不能不說是既廣且大了,人所用的只是腳能踩踏的一小塊罷了。既然如此,那麽只留下腳踩踏的一小塊其余全都挖掉,一直挖到黃泉,大地對人來說還有用嗎?”惠子說:“當然沒有用處。”莊子說:“如此說來,沒有用處的用處也就很明白了。”

【原文】
莊子曰:“人有能遊(1),且得不遊乎?人而不能遊(2),且得遊乎?夫流遁之志(3),決絕之行(4),噫,其非至知厚德之任與(5)!覆墜而不反(6),火馳而不顧(7),雖相與爲君臣,時也,易世而無以相踐(8)。故曰至人不留行焉(9)。夫尊古而悲今,學者之流也(10)。且以狶韋氏之流觀今之世,夫孰能不波?唯至人乃能遊于世而不僻(11),順人而不失己(12)。彼教不學(13),承意不彼(14)。”
目徹爲明(15),耳徹爲聰,鼻徹爲顫(16),口徹爲甘,心徹爲知,知徹爲德。凡道不欲壅,壅則哽(17),哽而不止則跈(18),跈者衆害生。物之有知者恃息,其不殷(19),非天之罪。天之穿之,日夜無降(20),人則顧塞其窦(21)。胞有重阆(22),心有天遊(23)。室無空虛,則婦姑勃谿(24);心無天遊,則六鑿相攘(25)。大林丘山之善于人也(26),亦神者不勝。
【譯文】
莊子說:“人若能隨心而遊,那麽難道還會不自適自樂嗎?人假如不能隨心而遊,那麽難道還能夠自適自樂嗎?流蕩忘返于外物的心思,矢志不渝棄世孤高的行爲,唉,恐怕不是真知大德之人的所作所爲吧!沉溺于世事而不知悔悟,心急如焚地追逐外物而不願反顧,即使相互間有的爲君有的爲臣,也只是看作一時的機遇,時世變化後就沒有誰會認爲自己地位低下了。所以說道德修養極爲高尚的人從不願意在人生的旅途上有所滯留。崇尚古代鄙薄當今,這是未能通達事理之人的觀點。用狶韋氏之流的角度來觀察當今的世事,誰又能不在心中引起波動?道德修養極爲高尚的人方才能夠混迹于世而不出現邪僻,順隨于衆人之中卻不會失卻自己的真性。尊古卑今的見教不應學取,禀受其意也不必相互對立爭辯不已。”
眼光敏銳叫做明,耳朵靈敏叫做聰,鼻子靈敏叫做膻,口感靈敏叫做甘,心靈透徹叫做智,聰明貫達叫做德。大凡道德總不希望有所壅塞,壅塞就會出現梗阻,梗阻而不能排除就會出現相互踐踏,相互殘踏那麽各種禍害就會隨之而起。物類有知覺靠的是氣息,假如氣息不盛,那麽絕不是自然禀賦的過失。自然的真性貫穿萬物,日夜不停,可是人們卻反而堵塞自身的孔竅。腹腔有許多空曠之處因而能容受五髒懷藏胎兒,內心虛空便會沒有拘系地順應自然而遊樂。屋裏沒有虛空感,婆媳之間就會爭吵不休;內心不能虛空而且遊心于自然,那麽六種官能就會出現紛擾。森林與山丘之所以適宜于人,也是因爲人們的內心促狹、心神不爽。

【原文】
德溢乎名(1),名溢乎暴(2),謀稽乎誸(3),知出乎爭,柴生乎守(4),官事果乎衆宜。春雨日時(5),草木怒生,铫鎒于是乎始修(6),草木之到植者過半(7),而不知其然。
靜然可以補病,眦搣可以休老(8),甯可以止遽(9)。雖然,若是,勞者之務也(10),非佚者之所未嘗過而問焉(11)。聖人之所以駴天下(12),神人未嘗過而問焉(13);賢人所以駴世,聖人未嘗過而問焉;君子所以駴國,賢人未嘗過而問焉;小人所以合時,君子未嘗過而問焉。
演門有親死者(14),以善毀爵爲官師(15),其黨人毀而死者半(16)。堯與許由天下,許由逃之;湯與務光(17),務光怒之。紀他聞之(18),帥弟子而踆于窾水(19);諸侯吊之(20),三年,申徒狄因以踣河(21)。荃者所以在魚(22),得魚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23),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
【譯文】德行的外溢是由于名聲,名聲的外溢是由于張揚,謀略的考究是由于危急,才智的運用是由于爭鬥,閉塞的出現是由于執滯,官府事務處理果決是由于順應了民衆。春雨應時而降,草木勃然而生,鋤地的農具開始整修,田地裏雜草鋤後再生超過半數,而人們往往並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
沉靜可以調養病體,摩摩擦擦可以延緩衰老,甯寂安定可以止息內心的急促。雖然如此,像這樣,仍是操勞的人所務必要做到的,閑逸的人卻從不予以過問。聖人用來驚駭天下的辦法,神人不曾過問;賢人用來驚駭時世的辦法,聖人不曾過問;君子用來驚駭國人的辦法,賢人不曾過問;小人用來苟合于一時的辦法,君子也不曾過問。
東門口有個死了親人的人,因爲格外哀傷日漸消瘦而加官進爵封爲官師,他的同鄉仿效他也消瘦毀容卻死者過半。堯要禅讓天下給許由,許由因而逃到箕山;商湯想把天下禅讓給務光,務光大發脾氣;紀他知道了這件事,率領弟子隱居在窾水一帶,諸侯紛紛前往慰問,過了三年,申徒狄仰慕其名而投河自溺。
竹笱是用來捕魚的,捕到魚後就忘掉了魚笱;兔網是用來捕捉兔子的,捕到兔子後就忘掉了兔網;言語是用來傳告思想的,領會了意思就忘掉了言語。我怎麽能尋找到忘掉言語的人而跟他談一談呢!

文言文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