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中心
唐詩 宋詞 元曲 近代詩 文言文 寫景的古詩 論語 詩經 孫子兵法 愛國的詩句 李白 杜甫
當前位置:查字典>>詩詞知識>>詩、詞、曲名詞術語釋義及詩詞格律作法(3)

詩、詞、曲名詞術語釋義及詩詞格律作法(3)

【鋪敘】 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在《論詞》中提出的作詞手法的重要論點。她提出的這個論點,並不單是指“鋪陳敘事”,而是著重于詩人內心感受的展現,情景交融的內外過程,乃至思想感情的多層次的交叉複雜的變化等,總之是有關情感領域的拓展問題。這也是使詞的創作,不單純停留在“情景交融”等單一、靜止的描敘上,而是進入到動態的多變的領域。

【本色•當行】 本色,自然之色;當行,內行。前者最早見于北宋陳師道《後山詩話》;後者出于金代王若虛《滹南詩話》中所引晁無咎語。這兩者是指詩詞曲的創作都要恪守各自的基本法則,不要互相幹擾,形成變體、變類。

【平淡】 宋代梅堯臣首先提出的一種詩歌創作風格。這種風格的最主要特征就在于不激越,不飛揚。詩人的深刻的思想感受,運用樸質、微婉的語言,不動聲色的表現出來。它既有排斥绮麗的一面,更主要的是否定劍拔弩張的諷喻的作用。所以,這種風格往往和詩人所要表達的思想傾向相互矛盾。

【窮而後工】 宋代歐陽修最早提出的一個詩人生活和詩歌創作關系的論述,他認爲詩人的生活坎坷,理想無法實現,必然寄情山水,借景抒情,用物喻志,就有可能創作出優秀作品。“蓋世所傳詩者,多出于古窮人之辭也。”對于這種論點,也不能作形而上學的絕對性的理解。

【言志爲本】 宋代詩論家張戒在《歲寒堂詩話》中提出的詩歌創作的本質的一種理解。“言志乃詩人之本意,詠物特詩人之余事。”他主要的是發展了傳統“詩言志”的理論,比較正確地指出了詩歌的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的主次問題。

【意味】 宋代詩論家張戒在《歲寒堂詩話》中提出:“大抵句子中若無意味,譬之山無煙雲,春無草樹,豈複可觀?”所謂“意味”,是鍾嵘提出的滋味說的一個發展。它不單著眼于詩歌作品的藝術性,而是包含著思想內容的充盈、鮮明的傾向以及藝術的感染力。

【情真】宋代張戒在《歲寒堂詩話》中說道:“其情真、其味長、其氣勝,視《三百篇》幾于無愧。”這三者是他評論詩歌創作的三個重要標准。所謂情真,就是指詩歌中含蘊的不但是抽象的情,而是來自內心的真情。這也是必然關涉到詩人必須具有正確、鮮明的思想認識,才不會在創作中“矯情”“虛飾”。

【味長】 宋代詩論家張戒所提出的詩歌構成三種要素中的一種。它是指詩歌中含蘊的思想感情,不但是“真”,而且具有一定的深度和複雜性。讀者需要經曆一個反複體會的過程,才能完整的把握詩人的意念。這裏的“長”,並不是具體的度量,而是一種心理感受的深遠程度。

【氣勝】 宋代詩論家張戒所提出的詩歌構成三要素的最後一個。它是指詩歌創作中內含和外溢的氣勢。這種氣勢決定于詩人的思想認識和對客觀事物的體會的正確性和深廣度。只有能夠正確的揭示主客觀的事物的本質特征,才能具有這種氣勢。否則,只有人爲的空架子而已。

【绮羅香澤之態】 宋代詞論家對于宋代的婉約派詞風的評語。胡寅在《題酒邊詞》裏說:“及眉山蘇氏(指蘇轼),一洗绮羅香澤之態,擺脫綢缪宛轉之度,……”。他將婉約派單純結爲“绮羅香澤之態”是片面的,因爲,婉約作爲一種詞風,它不單是由內容所決定,而必須從整體的形象的美學特質去把握。

【學詩如參禅】唐代釋皎然首先提出這個主張,到宋代更爲盛行。吳可《學詩詩》的起句就說:“學詩渾似學參禅。”這種主張,排斥詩人的才、學,提倡思想上的“悟”。它雖然也揭示了詩歌創作的某些真理,可是單憑主觀的修煉,是創作不出好詩的。這些以“禅”喻“詩”的詩論家的失誤,主要的是沒有正確的理解創作和生活現實的辯證關系。

【詩家三昧】 所謂“三昧”,原是佛經中用語,音譯作“三摩地”等。意思是排除一切憂煩,最終獲得正果。我們古代文論家,將這個詞用到文藝批評上,特別是關于作者的藝術修養的造詣。精通本門文藝規律的,就稱之爲得“詩家三昧”了。

【詩外功夫】 南宋詩人陸遊在《示子遹》中首先提出的詩歌創作的主張。這是他針對當時詩壇的兩種傾向而提出的。一種專門從古人典籍中尋章摘句,做“點鐵成金”“奪胎換骨”的功夫;一種是一味強凋主觀的修煉。他從自身創作經曆中體會到,生活經曆和對生活的認識起著決定作用,“詩外功夫”遠比“詩內功夫”重要得多。它是第一位的、決定性的要素。

【天籁自鳴】宋代詞人、詩論家提出的一種評論詩歌創作的標准的比喻說法。“天籁”原本是指自然界發出的音響。這裏指的是詩歌創作,不襲前人,不事雕琢,自然形成。姜夔在《白石道人詩集自序》中說:“詩本無體,《三百篇》皆天籁自鳴。”雖然他只就“體”一方面立論,但是詩歌創作的整過程也是這樣的。

【詩有四種高妙】 宋代詩人、詩論家姜夔在《白石道人詩說》中提出的詩歌創作的構成要素。“詩有四種高妙,一曰理高妙,二曰意高妙,三曰想高妙,四曰自然高妙。”對這四個方面,解說不一。大致上說,理是指情理;意是指意料之外,也就是構思巧妙;想是透切見微,毫無晦澀暖味之處;自然是指天然而形成的藝術效果。總起來看,姜夔已涉及到詩歌創作中的特殊性領域,特別是“意”“想”等範疇的引入,使他的詩論具有高度的科學性。

【妙悟】 宋代詩論家嚴羽提出的禅喻詩的主張的中心思想。他在《滄浪詩話》中說道:“禅道惟在妙悟,詩道亦在妙悟”。他的這種主張,雖然也揭示了詩歌創作中詩人主觀性因素的決定性作用,但是單純強調個人的心神領會,參透前人的成果,必然致至脫離社會生活,窒息詩歌創作的發展。

【沉著痛快】 宋代詩論學家嚴羽提出的一種詩歌創作風格。他在《滄浪詩話》中這樣描述:“其大概有二:曰優遊不迫,曰沉著痛快。”後者所指的是思想感情具有相當的深度,能用雄壯的氣度表現出來。讀者在欣賞時感受到明白痛快,毫無阻礙的達到相互理解。

【別材•別趣】 宋代詩論學家嚴羽在《滄浪詩話》中說:“夫詩有別材,非關書也;詩有別趣,非關理也”。這是嚴羽詩論中的主要論點。前者指詩歌創作需要別種才能,和書本知識無關;後者指詩歌創作應包含某種情趣,而不是單純的說理,乃至和“理”沒有關系。這種理論,反對當時“掉書袋”“講理學”的弊病,強調詩歌創作的藝術性和形象思維的獨特作用,有著極大影響。

【興趣】 宋代詩論家嚴羽在《滄浪詩話》中提出的詩歌創作的主要藝術特性。他認爲盛唐詩人追求的就是“興趣”,所謂興趣,他用一系列比喻解說:“羚羊挂角,無迹可求……”最後總結爲“言有盡而意無窮。”這裏實際上是涉及兩個方面:一方面是詩歌創作內涵的質的分析,亦即“羚羊挂角,無迹可求”等比喻所表達出的思想感情的深邃的不可捉摸性和變幻不定的模糊性與讀者感受之間的無法介入的或然性;另一方面才是作品的外在語言形式和包孕的思想感情之間的完全一致或不一致的問題。也就是量的問題了。嚴羽在這裏看到了詩歌藝術的兩個方面特性,而用一個“興趣”來表達。不過,他對盛唐詩歌改用“興趣”標舉,也不完全正確!

網友關注

詩詞搜索

古詩詞大家

詩仙 詩聖 詩王 詩鬼
李白 杜甫 白居易 李賀
帝王也風騷
毛澤東李世民武則天 劉邦劉徹 乾隆
詩骨 詩傑 詩狂 詩家天子
陳子昂 王勃 賀知章 王昌齡
詩佛 詩囚 詩奴 詩豪
王維 孟郊 賈島 劉禹錫
詞妖
李清照李義辛棄疾
元曲四大家
關漢卿 馬致遠 鄭光祖 白樸
唐宋八大大家
韓愈柳宗元歐陽修蘇洵王安石曾鞏蘇轼蘇轍
小李杜
李商隱杜牧
初唐四傑
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
江南四大才子
唐伯虎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
明代三大才子
徐渭解缙楊慎